我在画上帝

IMG_0045

这是夕阳,那个时候天还没这么冷
当然,过了年之后,又会暖起来了

日子就是这样,可以说时间是线性的,一去不返
也可以说它是圆形的,始终循环
毕竟谁也活不到时间的终点
《1Q84》里,天吾不也对时间究竟是什么产生了不自信么

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

刚刚在听古典音乐台,里面有这个故事

一个小女孩在聚精会神的画画,老师看到后问她:“这幅画真有意思,能告诉我你在画什么吗?”
“我在画上帝。”小女孩头也不抬的回答
“但没人知道上帝长什么样子。”
“等我画完,他们就知道了。”

这份自信,谁没年少轻狂过
小时候你一定总是觉得自己与众不同
当你成长,顺便被学校、社会打磨了这么多年
回头想想,最大的“收获”就是丢了当年的纯真与自信

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

记录点自己的事儿吧

这几天虽然忙,但是收获还是挺大的
自己写了Ajax实现的减价拍卖(荷兰式拍卖)程序
结束了一个.net项目的更新
同时还有其他零星的事儿
但是进展还算不赖

年前希望能有时间,展开一些没弄的项目
当然除了这些,也希望能学点什么东西
离开电脑外的什么东西
还没想好,学点什么呢?

学做各种口味的意大利面不错
BTW,今天发现一个挂面居然有进口意面的口感,意外收获

 

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.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.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马太福音6:34》

共勉! 共勉!

仅仅是杯具

 

IMG_0104

就是一个杯具,而已

年前突然感觉忙起来

嗯,就这么多

BTW 我不是特意把它拍这么LOMO风格的,光线的确太暗了

从《黑天鹅》到《天鹅湖》再到《幻影天鹅湖》

(这是一篇原创的日志,我的博客中绝大多数都是原创的,如果你想转载/采集,请保留作者和出处)

 

alt

红遍各大电影节的《黑天鹅》被媒体看作今年奥斯卡种子选手,的确是非常棒的一部影片,女主角娜塔丽·波曼成名作《这个杀手不太冷》也许更为人们熟知,在《黑天鹅》这部剧情惊悚片中,我们看到的是更加惊艳的娜塔丽·波曼,不仅仅是气质更在于演技。

关于这部电影的影评网上已经很多了,我也不去凑这个热闹,现在要写的是关于里面的芭蕾和《天鹅湖》。

看过几遍这个电影后,愈发的对芭蕾舞产生了好奇,看过芭蕾之后才发觉这门艺术真的很让人着迷,目前网络中较流行的版本有:

  • 扎卡诺娃(Zakharova)在米兰的演出版本
  • 洛帕特金娜(Lopatkina)主演的版本
  • 尤丽娅.玛哈琳娜(yulia makhalina)1990年列宁格勒芭蕾舞团版本
  • 2005年美国芭蕾舞剧院版本
  • 2009年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版本
  • 很另类的Matthew Bourne的男版《天鹅湖》
  • 约翰•诺伊梅尔(John Neumeier)重新改编的由汉堡芭蕾舞团出演的《Illusions Like Swan Lake》(中文一般译作幻影天鹅湖)

有1966年、1982年、1989年的演出版本,但是效果不是很清晰。

各个舞团对柴科夫斯基百年前留下的故事框架还是很遵循的,大多还是分为四幕来表演,剧情大家都是了解的,而且针对结尾的处理,分为团圆版和悲剧版。网络上都是复制粘贴广为流传的剧情介绍,并说中国剧团一般选择团圆版结尾,不过个人认为从柴科夫斯基的音乐上看,悲剧结尾更适合。

在众多版本中,很另类的算是Matthew Bourne的男鹅版《天鹅湖》,虽然很创新也很满足现在腐女们的视觉需求,可是偏离主题有点太远了。相对来说,约翰•诺伊梅尔(John Neumeier)改编的很成功的《Illusions Like Swan Lake》更让我喜欢。

继续阅读“从《黑天鹅》到《天鹅湖》再到《幻影天鹅湖》”